2019壯麗70年,奮斗新時代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主題征文精選10篇

時間:2019-08-30 16:32:17

  2019年是我們新中國成立70周年的日子,這是發展迅速的70年,也是發展跳躍的70年,我們為之驕傲和自豪。許多地區展開了以“壯麗70年,奮斗新時代”為主題的征文比賽。那么怎么寫呢?今天,小編在這給大家帶來2019壯麗70年,奮斗新時代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主題征文精選,接下來我們一起來看看吧!

 以下是2019年以壯麗70年,奮斗新時代為主題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征文范文10篇精選,供大家參考:

  壯麗70年,奮斗新時代慶祝建國70周年征文:“磨鐮水”的心愿

  作者:張妮

  五十年前,母親生了妹妹,不到三歲的我就被送到了少陵原上大兆村舅舅家,一住就是一年多。

  舅家人挺多,四個舅,一個姨,加上爺爺奶奶,我一下子有了眾星捧月的幸福感,特別是在那個物資奇缺的年代,每次奶奶從吊在屋梁上的竹籠里取出一塊又白又酥的干餅饃,從高出我很多的粗瓷水甕中端出一小碗溫度剛剛適合一飲而盡的溫水時,覺得自己雖然離開了爸媽,卻依舊是幸福的孩子。

  最喜歡的事是和姨去澇池洗衣服。那時的大兆村西,有一個挺大的澇池,周圍被樹圍著,濃綠的水面,白石條板接水而臥,與綠水融為一體,成為天然的洗衣板,那種白色和流動的綠相依,給人一種干凈柔美和親近,我靜靜的蹲在石板上洗手絹,姨用肥皂涂洗一件又一件的衣褲,高聲說笑的鄰居奶奶總說你家“磨鐮水”真文氣,安安靜靜,白白凈凈,我小聲問姨,我有名字,為啥叫我“磨鐮水”,姨只笑不語,我覺得這“磨鐮水”一定不是啥好詞。

  我還喜歡跟在大舅身后,和他一起去絞水。那時候,舅舅隊上有一口井,簡單的井房子籠罩著比水桶大出一圈多的井口,井房前在放工和飯前總排著絞水的長隊,不遠處,大人們在無拘無束的閑聊,排到井前的人嫻熟的向井里放桶,然后絞水,然后用水擔挑起兩桶水輕快的遠去,我最喜歡看大舅右手搭在轆轤把上,輕撫著轆轤上的粗井繩,讓轆轤把瞬間轉成旋轉的風輪,等轆轤突然停下來,再一邊說笑,一邊絞動轆轤,不多久,就麻利的一手扶轆轤把,一手拎出一桶泛著水紋的、清亮的水,我站在桶邊,彎腰把手指頭伸進水桶,再放嘴里舔舔,頓覺涼甜清香。這時,大舅絞上第二桶水,倒入自己桶中,在肩上放平水擔,彎腰、扶桶起身,大步回家時,我緊緊跟在他身后,一路小跑,大舅總是很高興,當有人和他打招呼說,“磨鐮水”還沒回去呢時,舅會說,俺傅家的娃,回阿達呢,我很得意的、有歸屬感的跑到大舅前頭帶路,以輕輕反抗磨鐮水的“稱呼”。

  那時候,奶奶、爺爺和家里所有的人用水都十分節儉,每天早上,奶奶弄半盆溫水,給睡眼惺忪的我洗完臉,再依次叫別的人洗臉,大家洗完臉后的那半盆油膩膩的、帶著汗味的渾水成為我童年記憶里說不清道不明的回憶,“磨鐮水”帶著水的稀缺成為一種無奈和淡淡的屈辱。

  轉眼麥熟,大舅從水甕里舀出一盆底的水磨好了四把鐮刀的刀刃,我問咋弄那么一點水,他說,咱原上缺水,擔桶水不容易,不敢浪費,我想也是。一天,和奶奶走在黃亮黃亮的麥田小路上給地里割麥的舅舅們送水送飯時,我問奶奶:為啥人都把我叫磨鐮水呢,奶奶一手提著水罐,一手拎著饃籃,輕柔的低聲告訴我:一個娃和他舅家在一個村,夏忙割麥了,有一天,娃到地里給他爸送水,路上碰見割了一上午麥又饑又渴的舅舅,舅舅想喝口水,娃給他舅說,水是磨鐮用的,喝不成。講完小故事,奶奶說舅養外甥瞎忙活,你可不敢當個沒良心的“磨鐮水”……我終于明白!到了地里,我給舅舅遞水時很認真的說,舅,等我長大了,給咱院子修條水渠,讓你有用不完的水!

  后來,我上學了, 小學畢業時,農村實行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幾個舅靠勤勞,糧食有了結余,他們用賣了糧的錢給家里打了水井,用上了水泵,吃水方便多了,洗衣服也用上了洗衣機,不用再去澇池了,舅和姨陸續成家后,水甕成了奶奶的糧甕,大家用多少水抽多少水,也挺方便。

  再后來,隨著爺爺和奶奶的離世,我回舅家的次數越來越少,結婚以后,從媽媽那里時不時的聽說幾舅蓋房了,幾舅的孩子上大學了,幾舅的孩子買出租車了等等,常常為親人們感到高興!

  前年七月古會,天氣很熱,和行動不便的父親陪母親回舅家過會,停車進院后,表弟媳婦親切的招呼我,姐,看把你熱的,快進衛生間沖個澡吧,水很方便的。寬敞的獨院小樓干凈明亮,室內,廚房、衛生間應有盡有,水方便的和城里沒有任何區別,我說,條件真不錯,和城里一樣了,大舅說,政府惠民工程,村上給大家統一通上了自來水,比你小時候說的給俺修個水渠實用多啦!

  我說:這你還記著呢,舅?

  談笑間,我突然覺得,幾十年的改革發展,時代在進步,我的愿望實現了,原上不再缺水,我的舅舅和原上的父老鄉親一起過上了滋潤而富足的生活。

  壯麗70年,奮斗新時代優秀征文:借衣服

  作者:王琢

  被聘為區政協文史員,接到通知,我心情萬分激動,立即拿出電話,很想把這大好喜迅,告訴我認識的每一個人。當我正要撥號時,手指停歇在手機的號碼鍵上,通知還說,“新聘任的文史員必須到會”。這一下讓我犯了難,這個時候,我才想起我需要穿什么樣的衣服,參加“區政協文史工作會議”的問題。

  我是《華商報》鄉村分投點報紙發行投遞員,幾十年來出門工作,都是穿著單位統一發放的“黃馬甲專用工作服”。偶爾出門辦事,也是隨便穿件干凈衣服穿戴身上就行。每天早出晚歸,又少有節假日,十多年來,都沒有抽出時間,給自己添置新衣服了。現在要隆重參加“區政協文史工作會議”,不講究一點能行嗎?!

  我打開衣柜,在里面尋找著。我拿出了幾件衣服,又上身試了幾下,都覺得不滿意。總想找件象樣的衣服,可找來找去,除了黃色的“黃馬甲專用工作服”外,再沒有一件能讓我滿意的服裝了!后天會議就要開始了,這可咋辦?突然,我想起一個多年沒有人再提說的一個詞:借衣服。

  小時候,我常聽父母說,誰誰走門戶去他舅舅家,向誰誰家借穿了誰的衣服;誰誰進城看望上學的女兒,向在城里工作的誰誰借穿了誰的衣服;誰誰結婚,借穿了誰誰的衣服。似乎誰誰向誰誰借穿誰誰的衣服,是一件極為平常的事情。

  我上中學時,學校開體育運動會,老師要求,每個同學,都要穿“藍褲子、白襯衫、運動鞋”。我媽就在村里,找了幾家爺爺奶奶叔叔嬸嬸,才給我“配備齊了行頭”。

  我出生在上世紀六十年代,那年代,正是國家物質匱乏的時候,人們吃飯購物都需要有票證。吃飯要糧票,扯布要布票,就連吃鹽買醋也要帶上“購貨證”。自然,一件衣服要穿好久好久。“新三年,舊三年,縫縫補補再三年”就是那個時代,那個年月,留下來的那個歲月特有的“順口溜”。在那年代,那個歲月,誰家要是置辦了新衣服,許多人都會羨慕地夸贊:“哎呀,你賣了新衣服了?!”

  買新衣的人也會惜愛著穿,一件新衣服,都會在走親戚、看朋友或者是參加重大而有意義的活動時,才穿著出來。那時候“吃香香,穿洋洋”也是人們過年特別想往和必須做的事。對沒有添置新衣服的人來說,“借”是最好、最有時效、最能解決問題的“添置新衣”的辦法。那些年,你也借,他也借,大家誰也不談嫌誰,誰也不厭惡誰,誰也不笑話誰,借衣服是那時候人們都會做的事,終究“沒有一家是把所需衣服置辦齊全的”。

  到了八十年代初,我已長大成人了,還親耳聽到過有人為“借衣服”鬧出傷和氣的事來。

  那一年,比我年長五歲的青年要結婚了,知道喜迅的人都高興,我也興奮地前往他家湊熱鬧。就在迎娶的前一天,媒人“卷財”回來了,他給主家報了個喜迅,也給主家出了個難題。

  媒人一進門,連一口水都顧不上喝,就開始大聲嚷嚷:“今兒這事辦的漂亮,也辦的爽快,女方家啥都沒談嫌,讓咱明天順順當當快快樂樂去迎娶。就是女子他舅給咱提了個小要求,讓新郎官明天穿身‘西服’去迎娶。她舅說咧,國家改革開放了,娃們結婚也隨新潮,穿上西服跟上時代。我看這事簡單,也就答應了。新郎官呢,新郎官呢,新郎官你聽到沒有?”

  媒人的話,新郎官咋能沒聽見呢!“穿上西服去迎娶”的話語一講出,新郎官的眉毛就皺了起來,歡喜快樂的臉孔也塌落在地上。新郎咋不發愁呢?

  新郎官是農村娃,家住山跟前,“西服”聽過卻沒見過,明天就要結婚了,這會兒在哪兒去弄西服呢?這明明是給人出了個大難題,咋能說是碎碎的事呢!氣的新郎官大發雷霆:“這婚不結了!”

  消息傳出,有好心人介紹,某某家兒子和新郎官體形差不多,前天才買了一身西服,先借過來對付對付明天。

  新郎父母向人家開了口,新郎官穿著借來的西服娶回了新娘。這本是皆大歡喜的事,可在借衣人要在新郎家取回西服時,新娘矢口不給,并對借衣人說:“娶我時穿的就是這身衣服,這身衣服就應該是我的!”鬧的借衣人十分生氣。

  新郎父母好說歹說,新娘就是不給西服。借衣人和新郎父母就此傷了和氣:“那有這樣的人,俺借衣服讓你娶回了媳婦,竟把我的衣服說成是你的了!”

  就在我借衣服的事時,兒子回來了。

  “爸,你在尋找啥呢,把衣柜全都拉出來了?”

  我向兒子說明,后天,我就要參加“區政協文史工作會”,想尋件象樣的衣服穿時,兒子拉著我的手說:“爸,這有啥難的。走,咱在超市去買一身新衣不就得了!”

  半小時后,我在兒子強拉硬拽下來到超市新買了一件新衣服。兒子說:“現在世界很發達,沒有不能辦到的事情。”

  聽了兒子的話,我也萬分感慨地說:“科技發展了,社會富裕了,人辦事再也不犯難了。”

  建國七十年,人民由窮到富靠的就是黨的好領導。

  壯麗70年,奮斗新時代建國70年變遷征文:從鄉下到城市

  作者:王劍利

  我壓根兒都不敢相信,二十年來,我把老家的住房拾掇了一回又一回,到如今,竟然離開了一次比一次好得多的鄉下老家,舉家住到了縣城安居工程的保障房里,享受著城市人的生活。

  如今,我依稀記得在住房上曾經的奮斗歷程,曾經的變遷喜悅:

  1991年結婚的時候,我借住在只有兩間平房的三弟家里。何謂斗室?那就是,不足十二平米的婚房,僅能支一張床子,擺一個寫字臺,一個大立柜。也就是在這一年的暑假里,我和妻子東措西借蓋起了我們自己的兩間平房:清水墻、磚墊地、玻璃窗子、中式門,苦累了大半輩子的父母看到自家的三個兒子都有了自己的房子,而且寬寬展展,里外一新,心里樂開了花。

  時隔十年,即2001年,我蓋起了兩間兩層的后房。在粉刷的時候,妻子與我商量,把前房的清水墻拉毛,把街門換成大鐵門,把磚墊地改造成水泥地面,我慷慨應允。畢竟這個時候,我的經濟狀況好了許多,村里一家一家的房屋都是這么翻新的。再說,我家的后房已是外墻貼瓷,地面鑲瓷,不銹鋼欄桿,屋內吊頂,夠洋氣的。前房是門面,也太寒酸,太不協調了吧!粉刷工人按照我們說的一一做了。正在上初一的兒子說,“爸,媽,咱這房很不錯了……”

  “啥不錯了?人家都想著在外邊買房。到你訂婚結婚的時候,咱這房還不知道有多落后……”妻子還沒等兒子說完,有感而發了一通。

  我不置可否,靜觀其變,順應形勢吧!

  又過了十年,2011年,妻子突發奇想:“咱把屋子再拾掇一下吧?”

  “咋拾掇?不會是拆了重蓋吧?”

  “我是這么想的。”妻子很有見地地說,“后屋就不動了,前房外鑲瓷,內粉刷,地面鑲瓷磚,把鐵門換成再大一點的……”我想想也是,前房畢竟二十年了,那時因為經濟緊張,物資缺乏,砌墻、粉刷都是水泥少,用白灰代替,而且白灰用的也不是足量,這些年下來,墻皮出現了多處蓬松脫落現象,尤其是那拉毛墻最容易臟還不好打掃,就是過年貼對聯漿糊粘不住,膠帶紙貼不上。兒子也二十歲了,一旦買個小車,要停放到門道里,進門先是個問題。我同意了妻子的想法,說干就干,錢已經不是多大個事兒,萬兒八千罷了。

  剛剛完工,安居工程保障房申購開始了。這可是國家和政府為一線職工解決住房的大舉措,機會難得。我與妻子商量,是否購買,她毫不猶豫地回答:“買,一定買!多好的事兒呀!過了這村可能就沒這店了。娃大了,總得為娃著想……”

  我一想也是,想當年,自己訂婚的時候,家里弟兄姊妹多,人家一聽只有兩間鞍間,外帶一間廈子灶房,就拜拜了。我總不能讓孩子再有我的那種遭遇。主意已定,兄弟姊妹你一萬,我三萬,加之我幾年的積蓄,同學朋友的支持,順順當當地交了房款。

  也就是在這當兒,有人給孩子提親了,倆娃一見面,感覺不錯,談了一年多,雙雙大人沒意見,倆娃訂婚、結婚,住到了新買的住房了。為了照看孫孫,我們老兩口也搬住到了城里。

  這些年,政府出資修建了我們村與臨村之間的水泥路,打了水泥街道,安裝了路燈,有了自來水,有專門的保潔員掃街,挨家挨戶收垃圾……這是人老幾輩誰也想不到的好事,宜居環境在我們鄉下成了現實。前不久,閑置的鄉下房子租出去了,滿院的花草也有人打理了。

  現如今,無論是在鄉下,還是在城里,我都心滿意足,喜不自勝。看著人們翩翩起舞的身姿,聽著悠揚激越的樂曲,感受著身邊日新月異的變化,我不止一次地發自心底地說:“感謝共產黨,感謝人民政府,感謝新中國。”至此新中國成立七十周年之際,寫成此文,以表我滿腔的感激和喜悅。

太阳神之许珀里翁注册
湖北快3开奖官网 云南快乐十分中奖金额 内蒙古时时彩 内蒙古11选5开奖软件 利博国际娱乐成 新倚天金字塔怎么赚钱 免费下载福州麻将 2019最新注册白菜网 全天北京pk赛车计划51 甘肃快3计划网 雷州派出所怎么赚钱 上海快3全天精准计划 欢乐推筒子二八杠下载 11选5任二稳赚 手手机机赚赚钱 云南快乐十分